新聞熱線:0551-62620110   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1-62639564 違法或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    安徽財經網 合肥市蜀山區黃山路599號時代數碼港23F--24F

優秀的電影續作,應擁有這些特質
2019-06-28 18:46:56   來源:“文藝星青年”微信公眾號   編輯:吳巧薇   評論:0

凡市場星報、安徽財經網、掌中安徽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于市場星報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者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帖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已經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市場星報、安徽財經網或者掌中安徽”,違者本單位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在剛過去的這個周末,《玩具總動員4》快速破億的票房、居高不下的口碑,讓人們再度看到了電影續作的魅力。當前,續作電影已經成為了電影市場的主流——2018年全球票房排行榜前二十的電影就有一半是續作,2017年全球票房前十的電影中續作數量高達七部。

續作電影是當前影視行業屢試不爽的生產模式,也是電影市場走向成熟的一種標志。不論是從需求端還是供給端來看,拍攝續作電影都是種健康的狀況和體系,片方可以減少宣傳費用、減少團隊配合的時間成本、降低電影的投資風險,又能借助前作的票房與口碑所建立的粉絲經濟,進而形成更具市場號召力的品牌效應。

當然,要把續作電影拍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既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也有急功近利狗尾續貂。今天,青年君就來和大家一同探討,怎樣才能拍出一部優秀的電影續作。

原作電影“可以”拍攝續作

這里的“可以”并不是指技術層面,而是原作電影確實值得拍攝續作,至少存在出續作的可能性。這是片方需要優先考慮的問題,不能僅僅因為看到了前作的成功就想著拍攝續作。如果只是單純為了經濟利益、不顧藝術規律“強續”“尬續”,后果往往是非但票房不達預期,整個系列的口碑也有可能受損。

把握好原作與續作的同與異

續作電影在某種意義上講是粉絲經濟的產物,其最主要的目標人群是被前作所吸引聚集的影迷,這也決定了續作的主題、風格、人物等要素都應與前作保持一致,這樣才能與觀眾產生最大共鳴,契合原來所吸引的觀眾的口味。

當然,“求同”并不代表創作者就可以偷懶,在這些元素保持一致的同時,還要對它們充分吸收并有所延展,展現出一個與原作完美結合但又有自己風格的故事世界。續作電影如果只是亦步亦趨地跟隨前作、照搬已有模式,那么多半會事與愿違。

因此,續集電影必須有所突破,讓觀眾感到“熟悉”的同時又有些“陌生”,打破原有的審美期待藩籬,在“陌生”與“熟悉”兩種感覺交織的過程中獲取更多意想不到的觀影體驗。

——內容上和主題上都應有所擴展

雖然原作確實是心頭好,但如果續作只是換湯不換藥,那觀眾為什么不干脆把原作再看一遍?這樣的問題尤其多發于動作電影的續作中,肉搏、槍戰、飛車、爆破等等過度模式化的動作場面讓觀影過程味如嚼蠟。比如《變形金剛》系列——每部電影套路高度相似,前半是乏善可陳的文戲、后半是簡單粗暴的武戲,同樣的模式拍到了第五部,口碑和票房自然一落千丈。

正面的例子有文章開頭提到的《玩具總動員》,四部的視野逐漸放寬,從主人公家里、玩具城、托兒所一直到游樂園嘉年華,不同的地點有不同的狀況,就能講述更多不同的故事;

好萊塢另一個動畫系列《馴龍高手》在主題深化方面做得可圈可點,從第一部的“與龍對抗”,到第二部的“與龍并肩”,最后一部“為龍而戰”并最終將所有的龍放歸自然,隨著伯克島上居民觀念的不斷轉變,影迷也能感受到影片主創們對于人與自然關系更加深入的理解。

——人物的刻畫應該更加深入

既然內容和主題有了更新,那么人物在故事的推進過程中也必然要有所成長,主創也應該賦予角色更多的特質,畢竟,角色的喜怒哀樂能讓觀眾共情,他們在影片中走過的旅程也是觀眾想看的。

《玩具總動員4》中的胡迪,明知主人已不再需要自己,還愿意用他的發音盒,去換取主人珍視的叉叉,并在最后做出決定,在更廣闊的地方實現自己的價值;

在諾蘭執導的“黑暗騎士”三部曲中,《蝙蝠俠:黑暗騎士》(系列第二部)里布魯斯·韋恩做了一次“錯誤的決定”,知道了“蝙蝠俠也有力不能及的事”,并最終選擇成為“黑暗騎士”。

——主要元素一脈相承

觀眾之所以偏愛續作,最重要的原因是“信任感”——可以是來自原作的場景、情節、主題、人物等等。將它們延續下來,續作才會吸引觀眾再次走進電影院。

作為《博物館奇妙夜》最亮眼的創意,眾多歷史人物和動物在晚上“復活”是讓電影成功的關鍵。在后兩部續作中,這一模式得到了很好地延續,觀眾在觀影過程中,都能跟隨著拉里·達利一同展開奇妙探險。

反面教材則是上世紀末的《生死時速》,續作直接更換了在原作中大放異彩的男一號基努·里維斯,這也成為了續作失敗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——有“還原”或“致敬”前作的小細節

細微之處見真章。既然剛才說到續作中還是要有與原作一致的地方,而通過一些細節的設置,往往能讓觀眾聯系到原作從而激起觀眾情懷,記起那份在看原作時收獲的感動。

比如《馴龍高手》系列動畫里,貫穿著小嗝嗝對沒牙仔的“摸頭殺”;

比如《銀翼殺手2049》里,K行走在沙漠里的畫面正是原作《銀翼殺手》開頭復制人接受VK測試時的場景;

比如《玩具總動員4》里,胡迪告訴叉叉:“你是玩具!”不禁讓人聯想起第一部中,他對巴斯光年說過的類似的話。

可以看到,異與同、變與不變、延續與創新的辯證關系是關乎一部續作電影是否成功的關鍵所在;況且,市場在進步,時代在變化,觀眾的審美與觀影口味也會隨之改變。滿足當下觀眾的需求和標準、準確把握市場方向,才能夠在愈發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長期占有一席之地。

看到這里,也許有的讀者已經發現,上文所舉的例子——無論正面或是反面——都是外國的電影。其原因在于,近幾年來,與好萊塢各種續作電影大行其道的情形不同,國產的續作電影還沒有成為市場的中流砥柱。綜合口碑和票房,目前看來只有諸如《繡春刀II:修羅戰場》《戰狼2》和《唐人街探案2》等少數電影可以稱之為優秀的續作。

那么,國內續作電影的運作還不太成熟的原因在哪?

好萊塢電影市場發展已久,已經沉淀下來許多可供開發拓展的IP,比如世紀初的“星球大戰”前傳三部曲,延續的是十九世紀七十年代的“星球大戰”的IP;2015年上映的《侏羅紀世界》,則是1993年《侏羅紀公園》的續作。中國電影市場正處在高速成長期,新想法、新題材層出不窮,各大影視公司也都處在開疆拓土的階段——手頭上的資源還在積累、也不夠成熟,可以拍攝的續作數量自然也就更少;

國內缺少拍攝續作的“熟練工種”。一個電影IP在發展成熟期間,總要有那么一兩位關鍵人物為其掌舵,比如“異形”系列電影的導演雷德利·斯科特,“玩具總動員”系列的導演李·安魁克。而續集在內地則還未形成傳統,很多有強大市場號召力的導演并不善于拍攝續集,年輕一輩的導演在技法上也還需要磨練,市場敏銳度也較差,把控一個IP的成長成熟對他們來說難度太大。

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,好的IP更不可能一蹴而就。隨著市場的日臻成熟,相信中國電影也會迎來屬于自己的“續作潮”。對國產電影續作而言,除了找到找到變與不變、延續與創新的平衡點之外,更重要的在于要繼續保有工匠精神,精心打造具有中華文化特色的電影IP,如此才能提升中國電影的品質和國際競爭力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“網紅”圖書,無用多于有用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專題
  • 安徽財經網手機版

  • 市場星報微博

  • 市場星報公眾微信

  • 掌中安徽APP下載

  • 掌中安徽公眾微信

  • 福建时时彩外围